32岁妈妈死在莆田系医美机构手术台新氧等医美

2019-08-10 19:32:13 围观 : 196

  

32岁妈妈死在莆田系医美机构手术台新氧等医美APP乱象谁来管

  据*星医疗集团的财报,其2018年获得5.5亿净利润,其中营销推广的费用高达3.35亿,也就是说超过一半的利润都要拿出来买流量。

  你TMD当网民都是傻子么?这让魏则西都要从棺材盖里爬出来咬你了!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如果这个背锅观点成立,那就请写这些疑似洗地文章的作者都在新氧推荐的莆田系美容医院下单去割下双眼皮、垫鼻梁、抽脂、隆胸。

  类似新氧医美的垂直医美类APP帮助这些私人医美机构导流,在对方出事时却说自己也是受害者,不能替莆田系医院背锅。

  无论各位“媒体老尸”在哪里,都可以在新氧APP上给“某星”下单,我只能帮你们到这里了。

  显然,正规的三甲医院的整形科,并不愁客流,也不会在类似新氧这样的APP上买患者。

  鱼龙混杂的私人医美市场,毫无规范和安全可言,这些从业者的眼里只有金钱,没有人命,更无道德。

  这一系列的文章无论标题如何,都表达了同一个观点:新氧作为中介平台是替黑医美机构背了锅。

  在这起因隆胸导致死亡事件发生后的第十天,7月15日《新京报》报道《新氧APP商家涉售违禁药,“美丽日记”造假刷评2000元一套》称,美国上市公司,医美中介APP—新氧医美上的商家涉嫌出售违禁药、代写虚假“变美日记”。

  你们是一个利益共同体,有人负责放哨,有人负责偷窃。现在放哨的说,偷窃的有罪,我无罪。

  有一位行业内人士告诉我,很多私人医疗整形医院的护士,拿猪皮学三天割双眼皮,都能直接假装是海归整形专家,接着就给真人割双眼皮。

  她32岁,是两个孩子的妈妈。瞒着家人与闺蜜一起去大连艺星医疗美容医院做隆胸手术,这一去便是永别!

  类似新氧APP这样的医美中介机构,注册了大量的微信公众号、抖音号、小红书。

  我觉得凭着这些“洗地”文章,新氧一定会给你们打折的!你们可都是新氧尊敬的“媒体老尸”啊!至少要搞到五折优惠,大不了免费给你们做手术,手术费权当是营销开支了。

  另一项报道显示,准备上市的*星整形机构,如果按照国家相关规定,其专业医生资源也不合规,更何况那些更小的医疗美容机构了。

  请问,新氧上推荐的整形医院,免费给你们做手术,你们做不做?如果你们自己都不敢做,还要帮其洗地,忽悠更多爱美的女士前去“送死”,你们的良心难道不会痛么?

  通过KOL网红发布整形前后对比的视频与照片吸引那些想要靠动刀变美的女士到医美APP;

  幸亏她及时反应过来,才逃出了这家私立美容医院的魔爪。当她到本地公立的三甲医院美容科咨询自己脸上地斑点、抽脂和修下巴手术时,被善良且专业的医生赶了出来:你无需做任何美容项目!!

  自从魏则西事件之后,百度就开始收敛其医疗广告,特别是莆田系医院的广告。广告收入的减少,让百度2019年第一季度出现了有史以来的第一次亏损。

  在新氧APP搜“某星”,立马能找到32岁年轻妈妈隆胸死亡的那家医院,这可是在全国各地都开设了分院的大型整形机构。

  据说,医美行业上游卖药,中游开医院和诊所,下游是导流渠道,这个产业链中导流获得的收入竟然高达50%。

  可是,在新氧医美被爆出商家售卖违禁药等问题后,网上突然出现多篇文章《对于新氧事件,不应该只打无常,不揍阎王!》《医美黑产这口锅 新氧“先背为敬”?》《新氧淘宝打假难,行业毒瘤打不完》……

  我的一位亲友,曾因面部有斑点,在网上找到一家私立整形医院,到了之后被忽悠了打激光,花费数千元。更可怕的是,还差点被忽悠抽脂、修下巴。

  另有媒体报道,在新氧APP上以广州部分三甲公立医院(包括中山大学、南方医科大学、广州医科大学下辖医院)进行搜索,并结合医院官网进行信息对照,发现新氧上出现一个名为“中山大学附属第六医院整形外科”的机构页面。

  在缺乏行医资格、医药安全的条件下为女生做手术,导致一个又一个的惨剧。治死了人,大不了赔几十万,家属签字画押后,医院换个名字继续开。

  然后,再通过医美APP的内容社区,展示一个个由丑小鸭变白天鹅,由飞机场变G奶的案例;

  原标题:32岁妈妈死在莆田系医美机构手术台!新氧等医美APP乱象谁来管?

  这些“媒体老尸”里面,有人就是飞机场,我帮你们推荐一家超牛逼的隆胸医院怎么样?

  大量医美整形机构如雨后春笋般出现,利用新媒体、短视频等渠道,通过制造虚假美容日记,诱骗爱美女性上当受骗。

  我不禁要问的是,医美类APP难道不就是帮助这些毫无人性的,无规范、无资格的医美机构骗取患者信任的么?

  医生本来是白衣天使,为了救死扶伤。可如今,却成了谋取暴利,图财害命的魔鬼。

  可惜,当我在新氧APP上搜“青岛”关键字,出现的全都是私营医美整形机构,大量疑似莆田系医院,竟然没看到一家公立三甲医院。

  如今,不合规的莆田系医院集体从搜索引擎转移到大量垂直类医疗APP之上,依靠类似新氧APP来寻找“猎物”。

  其实,在私人整形医院里动刀后整残、整瞎、死亡的案例已经司空见惯。但是,在靠脸吃饭、靠美图软件活在网上的女人们仍然冒着生命危险,前赴后继地奔向全国上万家私人整形医院。

  据说这位妈妈的二孩才不足2周岁。就这样,她为了更好看的胸部,失去了年轻的生命,两个年幼的可怜娃娃没了妈妈。

  如果这种观点成立,那么百度就不会因魏则西事件而被有关部门下了整改、处罚通知书。

  数据显示,新氧医美的营收连年增长高达400%以上,利润率高达80%以上。看来,为这些私人整形医院导流,真的是一本万利的生意。

  这不由得让人想到曾震惊中国的“魏则西事件”。百度还因此成为莆田系医院的代言人,成为人人喊打的对象。